ISIS娘与朗基努斯之枪

ISIS娘与朗基努斯之枪

1986年生于打狗盐埕,胸无大痣。一不小心这世人就太浸淫读书,跟诸事诸物不免隔阂了些,离人群稍远,偶尔也会后悔。与朋友合着《击落导弹的方法》。

ISIS日本人质事件震动世界,媒体纷云日本国宪法第九条(放弃战争)或将改动。ISIS发出第一次通牒后,日本纯文字线上讨论区2ch上出现改图,威胁影片中蒙着面罩的ISIS成员摇身变成「ISIS娘」,绿色头髮,短髮,健康的褐色皮肤,胸部大,身高一米五。ISIS娘一边吃香瓜,一边威胁:七十二小时内交出二亿颗日本的美味香瓜。旋即登上Know Your Meme(流行文化各种梗的百科)。

同时,《新世纪福音战士》二十週年,官方发起「朗基努斯之枪刺入月球」的计画,向群众募资一亿日圆,将长二十四公分、重三十克的迷你版射向月球,重现TV版对战使徒的场景,目前已募得逾三分之一款项。

「アニメは、现実となる。」(动画成为现实),这句话是募资宣传影片中的文案。前文我引用班雅明「依据大众调整实在,依据实在调整大众」之语,在这两起事件中以不同形式表现出来。

人质事件的相关改图延烧之时,总理安倍晋三强硬回应威胁,日本舆论则不乏「自己责任」论,在外国人眼中,改图似乎助长这种漠然;少数网路媒体见猎心喜,朝日本人冷血的方向操作。然而,2ch这个巨型匿名留言板群,向来拒绝以表面的意思理解事物,非得从后设的角度,操着嘲弄的语气——所谓戴上「2ch民的有色眼镜」——发言1。在2ch,议论的内容或许不如议论的方式重要,发言的姿态决定发言能不能被认同为「2ch民」。2ch上不时会发生「狂欢」,类似PTT的「蓝爆」,亦即使用者(通常出于偶然)关注某一讨论串,热烈回应,因其内容「有梗」而招来更多使用者,导致讨论串快速迭代。

钻研资讯社会理论的滨野智史,判断2ch从2000年存活至今,正是因为其「匿名留言板架构,与日本的集团主义/安心社会的做法、习惯与风俗都很适合」2。「安心社会」的说法来自山岸俊男,意思是先判断个体属于哪个「集团」,再考虑要不要建立关係。这类判断不论就时间或关联现象的範围而言都稍嫌不踏实,值得重视的是滨野切入现象的角度,亦即将资讯的架构视为规定社会交往方式的条件。

萌元素在2ch这个架构中,亦可视为一套操作办法,因其「不现实」、不严肃,反倒能收嘲讽现实的效果3,于是能满足2ch民一时之间的社交需求。就此而言,人质事件中的改图意谓萌元素可用来沟通这个主题,至于限度与成效如何则有待观察。若说2ch民「旁观他人受苦」丧尽天良,ISIS成员却也因ISIS娘的设定而暂时揭过「恐怖份子」的标籤,重获人性——当然,这份人性是得自萌元素的资料库。改图确实是一种视觉上的暴力,夷平了原场景的权力关係,而且我暂时想像不到这部份如何可能萌化。若非站姿与跪姿还提示着人质被剥夺人身自由、面临生命威胁,观者的注意力也许就被改图使用的梗4拉走,沉入ACG作品的世界。

评论如果在此裹足,那就对不起御宅文化了。改图留言串中,不满与谴责的声音络绎不绝,这姑且不论。再者,讨论类似主题的ACG作品所在多有(但不一定是萌系),譬如《翠星上的加尔冈缇亚》(翠星のガルガンティア)就是一部讨论「如何面对貌似非人的敌人」的动画,其中自身的勇气与对「敌人」的信任一体两面,支撑住翻译与理解异己需投注的时间与风险。只要萌元素还能还能唤起身体的感受,御宅之间还能以此交往,萌化这种过程就不会打住——集体责任/个体责任这组区分在此难有用武之地,就像商业广告的动力还是源于资本逐利——只是仍有必要探究其限度,及其拉出的各条战线上的效应。

举例来说,如果把改图看作2ch民理解人质事件的方式呢?感官经验要进入记忆,成为日后能反覆取用的素材,就要用某种方式安顿之。事实上,萌化这种理解方式,早已随着御宅文化散播到他国,台湾的网路空间偶也有之,只是它过度侧重视觉且欠缺敌我意识(总是预设社交的可能性5)等侷限,就有待其他理解方式弥补。

在ISIS人质事件中,御宅文化碰触到现实政治。2013年安倍政府曾以协防中国的名义,援助菲律宾海巡舰艇,绕过宪法第九条,发展军事影响力,同时也谋求修宪。此际,人质事件成为安倍推动修宪的筹码,纽约时报也替(他们解读的)米国好伙伴路线摇旗助势,ISIS娘的「诉求」俨然成了清流6,同一系列改图拿来嘲讽安倍政府也不是不行。诠释上的暧昧与宽鬆,一部分也源于御宅文化跟现实政治尚未稳定接轨,双方各行其是。

改图事件还有后话。2ch民挖出一个疑似ISIS成员的网誌,从2014年起陆续发表「ISIS酱」的图。这位kdaash除了发布萌系插画,也会贴疑似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活动照片,回答网友提问时也不假辞色地替大家重温ISIS的官方说法。好了,双方都有自己的萌角,另拉一条宣传战线慢慢战吧,也许跟现实政治接轨的进入点会在这里出现。

朗基努斯之枪刺入月面的计画,是在现实中营造御宅文化里的梗,ISIS娘则是御宅族透过萌化来沟通世界经验。前者宣传得很热血,说到底还是一门生意,藉着群众募资,业主不但能贩卖幻想,还能当「幻想代理人」。后者是从这门生意衍生的、无从预期的后话,各种同人展售会即是兑换货币的渠道之一,但多得是非营利的创作者,他们在二次元找到归属并贡献于斯。至于将这所有过程衔接在一起的引擎,「动画成为现实」与「现实萌化」7的拉锯是其内面,动漫商品与二次创作兑换货币——说不準哪天也能兑换政治中的影响力——复又投入生产,则是外面。

  1. 为什幺会形成这样的文化?跟2ch的机制有关,请参考滨野智史的着作《架构的生态系》(2011,大鸿艺术)第三章。 ↩
  2. 滨野智史. 2011. 架构的生态系:资讯环境被如何设计至今?, p. 99 . 苏文淑译. 台北市: 大鸿艺术. ↩
  3. 三一八佔领立法院运动中的「吼吼熊」、湾娘和湾娘cosplay也是因其「不被现状承认」而能够区隔敌我、凝聚我群、承载期望。 ↩
  4. 即捏他。 ↩
  5. 即便是傲娇也需要在互动中才能展现,没人闻问就也不叫「冷漠」。 ↩
  6. 所以我在前文中怀疑政治上的左/右是否还是个有效的区分。 ↩
  7. 当然不一定是萌化,动漫中还有其他主题有机会付诸现实,例如待人接物贯彻中二发言等。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