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1速龙太子站车厢打人是7.21元朗恐袭翻版?众新闻比对

8月31日晚上,大批速龙进入港铁太子站月台及车厢追捕示威者,即时的直播画面所见,几名速龙冲进车厢挥棍猛打和使用胡椒喷剂喷射车厢内的人,很多市民感到震惊,认为是一场由警方造成的恐袭,较7.21元朗白衣人无差别恐袭有过之而无不及。警方在周一的例行记者会上被记者连番追问时指出,是接获若干报案才到太子站执法,基于现场市民提供的资料,以及前线警员的专业判断,例如有人在车厢内设「遮阵」,作出对抗、袭击警察的行为,警员才以武力制止;警方不同意被指殴打市民。众新闻整理警方解释使用武力的说法,配以不同的未经剪接现场录像,让读者自行判断警方当晚使用的武力是否过当。

(警务处助理处长(行动)麦展豪、警察公共关係科总警司谢振中、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高级警司李桂华)

记者:为何警方接报是3号月台有打斗事件,但警员却去了4号月台执法?

谢振中:当时在车上的暴徒,大部分都是旺角先进行一些破坏的行为,后来他们上了观塘线的列车,他们去到太子应是3号月台,他们未到太子站在列车里面,根据网上的片段见到,已经与几个市民有一些争执,其间也有人出手打过一些穿着白衣的人的面。到太子站3号月台,我们也从一些片段见到,有示威者、暴徒按着车门,其间互相有指骂,也互相有掟水樽、杂物,其间有个蓝衣男子拿了个锤仔出来挥动,而暴徒也用灭火筒向车厢里面喷一些喷雾,过程中有一位女士尝试用手机影,也被人抢相机及拉扯。

在这个时间,警方也收到若干999报案,我们到太子站,在10时55分落到月台,处理这些事件,其间,靠片段可见,大批着黑衫的暴徒在月台的某些位置开遮去换衫,对于他们为何在该刻要大规模换衫,究竟有什幺目的,我不能够揣测,但我相信是为了较容易逃走。

谢振中:有遮阵、对抗、袭击,警方才介入处理

3号月台及4号月台其实在同一个平面。警察落到去,他们基于几个原因去决定如何去处理:第一,部份同事落到月台,有市民跟他们说早前发生什幺事;第二,他们会靠观察,看有没有一些可疑的行为,包括那些人走或做出一些对抗的行为。落到去(月台),两辆列车都在,为何同事会去某一些车卡去处理呢?就是因为4号月台的列车,某些车卡里面见到一些「遮阵」,以及一些人作出对抗行为,所以根据他们听到、看到的,以及自己的观察,作出了决定,认为那班人是需要处理及介入的人。其间,那班人都在我们的同事入与出车厢之间,用硬物及遮作出一些对抗的行为,所以我们的同事,是有进入过(车厢),大家见到他们出过去(车厢),又再进入,就是要制止用遮及硬物去袭击警察的行为,其间警察用过警棍及胡椒喷雾,在达到目的后,便停止武力使用。

记者:画面影到车厢内的人在地、举起手,警员为何仍射胡椒喷雾?

谢振中:胡椒喷雾是在一些对抗、袭击中间曾经用过,我们确认有用过胡椒喷雾。

 

影像实况:

从以上米报的影片01:15-01:30可见,一批警员正在月台,与其中一个车厢的乘客对峙,有市民开遮架在车门,雨伞没有伸出车门,远未能触及月台上的警员,亦未见有袭击行为,仅属自卫,但警员已向车厢内的乘客近距离举枪及胡椒喷雾,其中两名速龙更向车厢内的乘客招手,并挑衅说:「出嚟吖!出嚟吖!」该名速龙被另一名队员拉开,片中可听到一片尖叫声。

影片01:45-01:52可见,有至少一名警员从月台向车厢内喷胡椒喷雾,旁边的警员用警棍向车门位置挥打,发出「嘭、嘭」的声响,现场尖叫声不绝于耳。片段中未能见到车厢内的乘客反应,但未见乘客将任何物件伸出车厢。

片中02:00-02:38,可见有速龙已进入车厢,不断挥棍打人,有人手持雨伞走避,但未见以雨伞还撃,乘客在混乱中一直后退、走避,及后形成两堆,一堆在「遮阵」后,另一堆瑟缩在另一边车门旁,后者用手掩头,未见有攻击行为,惟两批都被警棍持续殴打,及后警员退出车厢,仍在月台向手无寸铁、双手举起或抱头的一批人喷胡椒喷雾,当中一对情侣相拥痛哭。

麦展豪:不同意警方殴打市民,被捕者有违禁品

记者:太子地铁站内出现速龙小队狂打乘客。究竟警队如何告诉市民,如果警察在场,坐地铁是安全的?当晚警员打的市民,流血、爆头的,有多少是你们口中的「暴徒」、「示威者」?如果没有,警队会否向当晚的市民道歉?警员在电光火石间未必分辨到对方身份,如果有错,你们是否可以向当晚受难或者当晚睇电视觉得受惊的、觉得是「浩劫」的市民说对不起?

麦展豪:我不能够同意你说警方殴打市民,这个我不同意。当日警方进行的是应当其时我们接到的资料,进入地铁站,採取行动去制止暴力事件。我们同事入到站内被袭击,而当时有市民顺利离开地铁站。再加上,在地铁站内,我们最后从被捕人士身上搜获汽油弹,亦在地铁站範围内检取到一些无人认领的汽油弹。这些显示了当时在上述範围里,有一些严重或者拥有可能构成严重罪行的违禁物品及人士,警方当时进行一个执法行动。

谢振中:我们不能同意记者说我们暴打乘客或市民。我们不能单凭刚才的片段,或者大家所说的、个别的片段去断定当刻发生的所有事情,我们要先看发生这事情的前因及后果,当日由旺角港铁(站)发生一些暴徒打烂港铁的设施,到部份暴徒上车,从旺角往太子方向其间,亦在港铁上跟其他市民互相打斗,其间他们甚至用一些灭火筒……

我们理解一件事要理解前因后果。警方正应市民及港铁的要求进入港铁站月台去处理这些暴力破坏事件,所以警方当刻主要针对的对象是一些违法的人士,大家都可以从不同的片段,看到很多市民都是可以自然地离开港铁站,没有受到警方任何截停或者查问的情况。我们当刻落到去(月台)其实是基于一个合法的怀疑,去处理我们要处理的人士。大家都可看得很清楚,我们并不是整个地铁站、整个月台、每一卡列车都有去处理。为什幺我们会选择某一些车卡去处理?是就住几个理因:第一,同事落到去(月台),有市民跟我们说哪儿刚才有一些曾经犯法的人。第二,他们亦都会靠他们的观察及专业判断,去看哪一卡或者哪一处的人可能牵涉在刚才的案件中,大家看到的片刻很清晰,个车卡里面,见到有很多车卡内的人做了一些「遮阵」,或者他们隔住门口,站着做出一些对抗的行为,包括挥动他们的遮或其他硬物。警员要处理车卡内的人士时,个别同事有入去车卡。进入车卡的过程,大家可以看到一些片段,那班人、其中一些人亦有向警务人员作出一些袭击的行为,包括用遮或硬物去打我们的同事。在对抗的情况下,警方有用到相应的武力,令他们停些他们当刻的行为。停止该些行为后,警方亦即时停止了武力的使用。我们拘捕的人数(在太子站和油麻地站)有63人,有54男、9女,年龄介乎13至36岁。我们拘捕这班人后,从他们身上及他们(被)拘捕的位置,找到大量攻击性武器。


影像实况:

从SocREC影片00:47-01:00可见,在警方追捕其间,有一批人在电梯,似乎準备走上车站大堂。有其中一个追捕对象(白衣男子)走到电梯位置时,警员追到电梯口,向该处的人挥动警棍,殴打另一名原本已经站在电梯口的、身穿深色上衣的男子,该人手持雨伞,但没有做出攻击警员的动作,全程捱打。在电梯口有两女一男吓得双手放胸前,一动不动,直至有警员指示他们行另一边离开,未如麦展豪所说「自然离开」现场。

片中01:05起可见,一批人堆在电梯,被多名警员以警棍指吓,不敢动弹,其中一名警员以胡椒喷雾大範围喷射在电梯的人群。至01:15,可见有一批警员从电梯上方走下来,将人群包抄。片中电梯上的人群未有作出反抗或攻击,却不断遭警员以警棍及胡椒喷雾袭击。谢振中指,因应有人作出反抗或攻击,警员才使用武力,但片中情况却是并非如此。

李桂华:警方仍在调查伤者,难说是无辜市民

记者:究竟被打的人当中有多少是你们口中的「示威者」,可否清楚说明相关数字?

谢振中:我们在拘捕的人士身上,及他们遗留下来的东西,有大量的汽油弹、镭射笔、钢珠及丫叉。记者问题指我们拘捕或处理的人,是一些普通市民及乘客,我们不能同意。

记者:记者不是问被拘捕的人,而是问被打爆头的,有没有是你们说的「暴徒」?

谢振中:受伤的人士,消防处的数字有7个。

记者:伤者是不是暴徒?

谢振中:我们仍在跟进一些入院的伤者。究竟每一个在事件中的角色,我们仍然在调查当中,亦包括我们已拘捕的63名人士,究竟该63个与那7个整体的关连,我在这里答不到大家。

李桂华:你们说在太子站车厢被同事袭击的人士,我也是看电视,我不在现场,我估你是说那对男女,以及一些其他人,其中有部分我们在油麻地拘捕了,他们涉嫌在太子站内有非法的活动,所以大家在讨论中,不要那幺快……

记者:被打爆头的伤者有多少?

李桂华:我看不到他们有没有受伤,但我知道在车厢内的人,因为我们当时没有拘捕,而到油麻地车站才作出拘捕,是有这样的人士。所以希望大家不要那幺快跳到一个结论,就是说他们是无辜的市民,其实他们可能有部分是涉案的,给我们时间去调查一下,看一些未被破坏的CCTV,可能会有多一些证据。

记者:太子站方面,你们如何肯定没有「杀错良民」?你刚才提及伤者、被捕人士仍要再调查,那怎能如此肯定没有「杀错良民」?如果有的话,是否属行动失当?

谢:我不敢完全否定,里面会不会有些人是没有尝试做袭击,但肯定那班是警方处理他们时作出对抗的人,所以警方在进入车厢其间,因应他们使用武力而作出回应,包括有用过警棍、胡椒喷剂。

记:警方是不知道在油麻地被拘捕的人有没有伤者,还是当中并没有伤者?

李桂华:我不知道被捕者有没有伤势。

记:可否理解为你们拘捕的人都不是受伤的人?

李桂华:又不行。我说的是,你们见到在车厢内,我们警员有一些制伏他们的行为,那班人被我们在油麻地拘捕了。我不够胆讲全部,但有几大成数呢……

记:是否包括穿蓝色衣服、拿鎚仔伤人的男子?

李:个别就不说了。

港铁车务总监刘天成周一下午见记者时承认,当晚太子站列车上有乘客冲突, 港铁报警要求协助,基于冲突令车站不能提供安全服务,故作出清站及关站的决定。刘续指,港铁要做好营运的安全,治安方面需寻求警方协助,警方必须进入港铁範围作有关行动。

谢振中表示,至今已有1,117人在近月的游行示威活动中被捕。由上周五至周日,共有159人被捕,包括132男、27女,年龄介乎13至58岁,涉及罪行包括非法集结、藏有攻击性武器、袭警、阻碍警务人员执行职务等。其中,8.13有 16名被捕、年龄介乎18至42岁的男女,涉嫌与大量人士在铜锣湾区干犯暴动罪;当日另有一名13岁男生及一名33岁男子,涉嫌在太子站干犯藏有攻击性武器,18人均于周一下午提堂。

相关推荐